五百万彩票

当前位置: 网站五百万彩票 > 小说五百万彩票 > 古言现言 > 竹马嗅蔷薇(程夏禾张止维)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
竹马嗅蔷薇(程夏禾张止维)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

竹马嗅蔷薇(程夏禾张止维)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

《竹马嗅蔷薇》是作者井时浠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,主人公是程夏禾张止维,小说讲述了张止维长了张桀骜不羁的脸,轮廓分明,鼻梁高挺,简直是一具行走的荷尔蒙。追他的姑娘排到了西伯利亚,奈何一个也瞧不上。

3

举报
下载阅读

《竹马嗅蔷薇》是作者井时浠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,主人公是程夏禾张止维,小说讲述了张止维长了张桀骜不羁的脸,轮廓分明,鼻梁高挺,简直是一具行走的荷尔蒙。追他的姑娘排到了西伯利亚,奈何一个也瞧不上。小编为你带来竹马嗅蔷薇全文免费阅读 !

程夏禾张止维小说简介

张止维长了张桀骜不羁的脸,轮廓分明,鼻梁高挺,简直是一具行走的荷尔蒙。追他的姑娘排到了西伯利亚,奈何一个也瞧不上。
直到有天,他挡了一个小姑娘的路,她急的跺了跺脚:“你让让,我要去找我偶像。”
小炸毛的样子越看越可爱,他笑的痞里痞气:“成啊,你告诉我你偶像是谁,我就让。”

竹马嗅蔷薇全文阅读

凌晨六点多,外头的小公园儿里已经聚集了各色的大爷大妈,玩儿单杠的,溜陀螺的,抖空竹的,打太极的。难得瞧见年轻人一大早就围着湖跑圈,而且,是位小姑娘。
程夏禾一直都有晨练的习惯,早晨起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比什么都舒坦。额头跑出了汗,脸颊粉嫩,一身鹅黄.□□球服衬的她肌肤雪白。她看了眼手表,按下暂停键弯腰调整呼吸。
粉丝毛巾搭在脖子上,准备去买瓶水喝,结果刚走到人家小店前,就走不动道儿了……这香的。
狗鼻子显灵,程夏禾磨蹭磨蹭螃蟹似的平移到了小摊车前,扒拉着人家透明的玻璃窗,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。
鸡蛋灌饼。
这也太香了吧。
她昨晚没吃,早上又爬起来跑了这么久的步,早已经饥肠辘辘。
“老板。”她伸手在小裤裙的口袋里掏着钱:“我要一个加里脊加鸡蛋加……”她一看,车窗上还贴着加辣条?
这是什么口味?
正愁着还要加什么,她的手忽然顿住。
往里掏,再掏……完蛋。没带钱。
手机就更别提了,她晨跑从不带手机。
“啊……”小姑娘瞬间蔫吧下去,嘟着嘴苦歪歪的望着那一摊热乎乎,金黄四溢冒着香气的鸡蛋饼,肚子咕噜噜直叫唤。
两只爪子扒着小窗口,老板都看笑了。
“小姑娘,想吃吗?”
她乖乖点头。
“想吃来一个呗?我给你做?”
程夏禾多想点头啊。
但是。
她***了***唇,郁闷的道:“可是我没带……”钱这个字还没蹦出来,忽然听见身旁有人说道:“老板,两个饼。”
老板喜滋滋的道:“好嘞!加什么您嘞?”
身旁人又说:“一个加俩鸡蛋,一个加里脊,肉松,辣条,一个蛋。”
“得嘞!”老板爽快,立刻开始摊饼。
程夏禾不舍得的收回视线准备饿着肚子回家。
两只爪子从窗户上挪开,她刚往左转身,忽听身后一道噙着笑的声音响起,带着点儿磁性,从她耳廓打了个旋又溜走了。
“走了?不吃了?”
她一愣。
转身就看见那张轮廓分明的帅气面容。
“黑老大!?”她一兴奋,“怎么是你啊!”
张止维挑眉。
看见他这么兴奋?
“怎么不能是我。”他接过老板做好的饼,将那个加满了料的递给她,“拿着。”
程夏禾意外:“给我的?”
“不然我买两个?”张止维直接将饼放进她手里,“我可是看见你口水都快滴下来了。”
程夏禾接过,手里的温度很烫,烫的她一激灵。随即嘴角大大咧开,她兴奋的耶了一声,忙转身跟上他的脚步,“谢谢你啦黑老大。”
张止维走在前面,心想这黑老大的外号什么时候是个头。
程夏禾一边满足的啃着鸡蛋饼一边看前面单手插兜走路的人。
她眼睛眨也不眨的观察,嘴里大口嚼着。
止维哥哥的朋友好像人不错,还会买饼给她吃,长得好像......
他今天没有再穿一身黑,换了身绿色的T恤与迷彩裤。
这一身显得身高腿长,尤其是腰间卡着的那道腰带,紧紧束着,将腰线完美突出,再加上他脚上蹬的长靴,程夏禾意外的问:“你是当兵的?”
走在前面的张止维驻足回头:“不是。”
“那你这一身……?”
“买的。”
“咦?你买这个衣服干什么?”她有点好奇。
“晨练穿啊,带劲。”
程夏禾上前几步站他旁边:“你这一身……还挺帅诶。”她眨眨眼,扬着小脸看他,嘴里还鼓鼓囊囊的塞着鸡蛋饼,白嫩的小脸依旧浸着粉,十几岁的女孩儿当真是嫩的能掐***来。
她从不吝啬夸人的词语。
帅就是帅。
虽然他没止维哥哥帅。
张止维侧头垂眸看了她一眼,兴味盎然,“谢了。”这夸奖怎么听着还挺***的。他指着一边树荫下的长凳说:“坐那儿。”
“晨跑的?”张止维扬了扬下巴,问。
“不然呢,等你啊?”程夏禾咽下嘴里的食物,摇头晃脑,“这个真的好好吃啊。”
“够吗?不够再买。”
“够了够了。”
张止维饶有兴趣的问:“很少看见小姑娘起来这么早跑步的。”
“我习惯了,每天都得跑一跑才***。”她看张止维吃了两口没吃了,“你不饿?”
“没练完,不能吃太饱。”张止维站起来活动手腕脚腕,“待会儿还有项目要练。”
“恩?”程夏禾看看天,“但是过一会儿太阳就辣了。”
“恩。”张止维点点头,“你先吃着,我跑会儿。”
程夏禾还没回话,张止维已经跑的没影了。
“我去……”她张大了嘴,“速度这么快?”
然而,还没等她休息好,张止维已经重新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她愣愣的看他:“你……也太快了吧。”
他擦擦汗,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忽然扬了扬唇角,弯腰问:“我快吗?”
程夏禾点头:“快。很快。”
张止维没说话,就是一扬眉,站起来一把将上衣脱了,双手覆上旁边健身器材的杠杆。
程夏禾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。
紧紧盯着。
然后嘴里突然冒出来两个脏字儿——“卧槽。”
张止维回头眯着眼:“你说什么?”
程夏禾从长椅上走下来,在他面前站定,毫不羞怯的注视着张止维的腹肌。
甚至觉得看的不够清楚,还弯下腰去。
张止维:“……?”
程夏禾弯着腰,忽然抬起小脸,一脸真诚的问:“我可以摸摸吗?”
张止维:“?”
他头一次被女生这么近距离的接触,头一次被提出这样的要求,甚至都不知道该回个什么话。
嘴巴张了张,音节还没来得及发出,忽然间,腰腹一紧。
一双小手轻轻的覆上他的腹部,按了按,又戳了戳。
“***啊。”程夏禾感叹,“这么硬。”
张止维的脸绷不住了。
“……你说什么?”
什么硬?
程夏禾收回手,脸色如常,根本没有任何害羞的迹象,她指了指张止维的腹肌,竖起大拇指,“够硬,够漂亮。”
张止维一把抓住她乱戳的手,声音忽然沉了下去。
他带笑不笑的盯着程夏禾,微微弯下腰,眯了眯眼:“小姑娘,别乱动。”
程夏禾没有听他在说什么,她的视线落在对方握着她的手上。
对方的手掌很大,几乎可以包裹住她。她眨了眨眼,蜷缩在手心里的食指忽的动了下,不巧,指尖扫到了张止维的手掌心。
那一瞬间,酥酥麻麻的异样感从手心流窜至心口,再到大脑。张止维皱了皱眉,迅速的放开手。
她微有些疑惑,又不知道在疑惑什么。
气氛忽然之间有点尴尬,张止维压根没和什么女孩子单独相处过,他咳了咳,开始故作轻松打圆场。
“好看吗?”他也不上单杠了,斜靠着问她。
“什么呀。”程夏禾的思绪还在起飞中。
“这个。”他努了努嘴,往下面示意,嘴角噙着笑:“我看你刚刚看呆了。”他说这话时,三分漫不经心,三分吊儿郎当,双目黑白分明,眼角带着散漫,神情又十分专注。那双眼睛微微垂眸,嘴角扬起的弧度中和了几分那张脸的锋利。
这下可难得了,程夏禾望的脸红了。
头一次。
人生头一次脸红。
她连忙转过身。
懵然的望着脚尖,心口扑通扑通。
……我怎么了?
张止维在后面听她轻哼了一声,紧接着道:“切,你这算什么,还有比你更好的呢。”这话音转的飞快,张止维往前一步,离她离的更近,程夏禾脊背僵直。
他问:“谁的更好?”
程夏禾呵呵干涩的一笑,大声道:“还能有谁,当然是止维哥哥!”
张止维脚步一顿。
他尾音一转:“哦?”
“你……见过?”
“我,”她侧头,耳尖微红,“我虽然没见过,但我觉得止维哥哥的腹肌就是巧克力,是搓衣板,是键盘!”
等会儿,这是什么形容?
张止维:我他妈怎么成巧克力,搓衣板和键盘了???
他听得简直想笑。
得了。不逗她了。
张止维绕过她,走到她面前。
见她头低的厉害,从他的角度刚巧能看见领口边缘微红的脖颈,粉嫩与白皙交融,少女体香淡淡,在他鼻尖缭绕。
他的心忽然快了一分。
“黑老大。”
他回神。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程夏禾忽然问。
这可是个好问题。“想知道?”他问。
“不想。”她摇头。
……那你问个屁啊。
“我就是觉得不能每次都喊你黑老大啊。”她说。
张止维笑道:“我是无所谓,不过我怕你知道名字后会把刚刚吃的饼给吐出来。”
“哦。”她道,“那你还是别说了。”
……这么快就放弃???
俩人一时无言,张止维翻身上杠。他双臂肌肉***,轻而易举将自己送了上去。
他有些问题,挺好奇的。
“你……见过张止维吗?”
程夏禾:“没有。”
“那你为什么喜欢他?”
“因为他是我偶像啊。”一提到张止维,程夏禾的眼里都是光,“他打架厉害,跆拳道一级棒!冠军拿到手软,自小立志为国家争得荣誉,思想觉悟这么高,超级牛逼!”
这小丫头还挺了解他。
张止维又问:“就因为这个,你就喜欢他?你没见过他,那你知道他有几个女朋友吗?”
“女朋友?”程夏禾双目一睁大,嘴巴忽然张开,“哎呀,我忘了。你是不是告诉过我止维哥哥喜欢***的女人。”
张止维一挑眉:“……好像,是?”
“张止维魅力这么大,你没见过都能对他倾心?”他弯下腰笑着问,“我也会跆拳道,也拿过冠军,也想为国家争光,我还会散打,拳击,游泳,攀岩,越野,你觉得我怎么样?”
他声音低沉磁性,噙着几分笑意,双眼炯炯有神的盯着她,程夏禾捏住裙角,声音跟个蚊子哼似的:“......马马虎虎吧。”
“嗯?”他没听清。
“哎呀就凭你怎么可能比得上止维哥哥,他在我心里是NO.1!!超级无敌NO.1!是全天下最帅最酷最无敌的男人!”
张止维听的很愉快,一脸受用:“还有呢?继续,多夸点。”
顿了顿,程夏禾不知道想起了什么,皱着眉头问:“止维哥哥真的有很多女朋友吗?他招架得住吗?我上过生物课,生物老师说过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女朋友太多会对他身体有害。不行,他只能有我一个呀,你告诉我,他的女朋友都有谁,我去挑战她们。”
等会儿,女朋友太多对身体有害?
“……”母胎单身的张止维不知道说什么好。小姑娘,你是不是脑补过多???
她很认真的在思考,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,饱满红润的唇微抿着。
长发扎成了马尾,却仍有几缕掉了下来,落在颊边。乌发黑的彻底,脸颊白的透亮。少女一身鹅黄衬的她雪白。
努力思考的模样像只乖巧的猫咪。
夏末的树叶已经渐渐掉落,一小片落在她的肩头。
鬼使神差的,张止维伸出手去。
她回神,惊觉脸颊旁多出一只修长的手。
他拈起她肩侧的落叶,惊起一缕微风,带起她颊边的乌发。她随着收回的手望向他的眼睛。
见他手一顿,别扭的扭过头,又见他落在阳光下的侧脸轮廓,还见他颈间的喉结上下一浮动。她的眼睫颤了颤。
她听见他忽然压低了声音,说:“他没女朋友。”
“以前没有,现在也没有。”
他有些不自在,像在害怕什么想要快点解释似的。
但这样的感觉转瞬即逝,程夏禾甚至不知道那是什么。
她鬼使神差的问:“你说过,你也想为国争光,去拿冠军?”
他笑了。
他没有看她,他坐在单杠上,一条长腿微微曲起,望着远方。
“以前。很久以前的想法了。”
“现在不想着去拿冠军,登上领奖台了。”他声音淡淡的,看朝升的太阳,看树林间细密的光影。
“我不配。”他轻声说。
就在这时,一架军用飞机低空掠过,发出隆隆声。
他望着天空,笑了笑。
“我想飞越蓝天,想窜入星河。”
“想成为优秀的机长。”
她微微歪着脑袋,安静打量这个年轻的少年。
他眉目张扬,气场强大,阳刚俊朗。
跟她以前接触过的所有男生都不太一样。他身高腿长,肩宽腰窄。他有鲜明的轮廓,有劲瘦的肌肉,有结实的体魄,也有明确的梦想。
他虽然不像止维哥哥那么厉害,但他认真的样子却如此夺目。
嘴边不羁的笑容添上三分玩味,眼底的光却如此坚毅。
虽然稚嫩,虽然遥不可及,虽然困难重重。
即使年少谈及梦想还是觉得遥远与虚幻,但不妨碍那一腔热血鲜红而炙热。
忽然有那么一刻,她有些恍惚,就好像觉得,曾经叱咤风云的止维哥哥……就应该是这样。

竹马嗅蔷薇免费阅读

见她在发呆。张止维在她面前打了个响指:“想什么呢。”
程夏禾回神:“恩?”她老老实实回答:“在想止维哥哥。”
张止维挑起一边眉梢,眼底藏着笑意。
本尊都在你面前了你还在想什么。
他忽然有种冲动,想告诉她自己就是张止维,拿了大满贯的也是自己,虽然是以前。
嘴巴张了张:“你……”
你之后就没声了。
程夏禾看着他:“你想说什么啊?”
闭了嘴,张止维扭过头。
“没什么。”
“话说一半,讨人厌。”程夏禾翻了个小小白眼,起身拍了拍裤裙边,“我走了,你慢慢练。”
张止维点点头,他回身勾着单杠倒挂了下去。
“哦对。”程夏禾回头,一看人没了,就剩两只靴子勾着单杠。她又低头,“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程夏禾低头时,张止维正想抬头。
她弯腰,他倒挂着起身。
时间恰好,阳光正盛。风起,云边翻着朝阳映出的金边滚动,发梢微扬。
少女的体香从发肩窜入张止维的鼻腔,他猛然起身时的惯性来不及收,二人迎面撞去。
她睁大了眼,后知后觉的惊慌。
他亦然,挺直的鼻梁险些撞到她的鼻尖。
唇与唇之间只差毫厘,她彻底愣住。
他双眼蓦地睁大,仿佛时间静止。
就在这时,他收住了往上的窜劲。
好险。
程夏禾望着他微微颤抖的喉结,傻住。
他望着少女的锁骨,嗅着淡淡清香,眼瞳急剧收缩。
那一刻。
风虽未止。
却浑身火燥的发闷。
程夏禾回过神来赶紧退后三步,脸颊逐渐浮上樱粉,越来越浓,越来越浓。
张止维腹部发力坐起了身,他背对着程夏禾平复心跳。
再开口时,嗓音低哑:“你想问什么。”
半晌都没有人吱声。
他回头。
身后空无一人……
她跑了。
.
程夏禾几乎是跑回的家。
到家门口气喘吁吁,弯着腰擦汗。
“咚咚咚咚。”心脏跳如鼓擂。她哈哈笑着自嘲:“害,跑个步跑的心跳加速了。”
正准备进门,屋中传来陌生的男声。
声音雄厚,笑声阵阵。
程夏禾呼吸慢了几分,她站在墙外听。
“然然真是优秀啊,德智体美劳,全面发展。这个爸爸看不懂,你给我翻译一下。”
“好呀爸爸,这个是offer,就是我们的录取通知书,明年九月入学,佛罗伦萨国立美术学院。全中国一年都不知道可以有几个被录取呢,老师都说我可厉害了。”
屋中少女的声音得意洋洋,虽然语调温婉,但能听出其中的骄傲。
果然,父亲爽朗大笑,连翻称好。
“好好好,真不愧是我的女儿。我程越强的女儿就应该是这么优秀,爸爸难得回来一次,你想要什么,我都给你买。”
“真的吗!谢谢爸爸!”
程夏禾站在门外偷偷看了一眼,程木然亲昵的抱着程越强蹭着,撒娇的说道:“最近学校里的同学都买了最新款的包包,我还是上个月的款呢。”她委屈的瘪了瘪嘴,她爹的心肝儿都揪着疼了。
“好好,不要紧,爸爸下午就陪你去买。”
程木然破涕而笑:“谢谢爸爸!我最喜欢爸爸了!”
“哎呀哎呀,看你俩亲的,好了好了,快来吃点水果,你爸爸才回来,得好好休息。”黄月明端了一盘水果走了过来,放在桌上,她坐在程越强旁边,给他捏着肩:“这次出去了这么久,累了吧。”
程越强拍拍她的手:“已经习惯了,倒是辛苦你了,一个人在家把持家务。”
“不辛苦。”黄月明敛下眼眸,眼珠转了转,忽然提到:“对了,你知不知道……程夏禾来了。”
程越强一顿,拿了桌上的茶杯吹了吹气小抿一口,放下。
他默了几瞬:“知道,她妈妈跟我说了。”
“她……联系你了?”黄月明眼神略显慌张,又很好的被她掩盖过去。她勉强笑了笑:“也是,毕竟自己远嫁去了国外,带着个小的不方便,当然是要踢给我们。”
“好了。”程越强打断她的话,“别说了。她毕竟是我女儿。”
黄月明咽下那口气,手指微微颤抖,从果盘里拿了颗葡萄递给他:“老公,尝尝?”
里面一家人和乐融融,程夏禾靠着墙,受着烈阳照,背后已被汗湿。
她撇过头轻笑一声。这么看自己还真是多余。
这个爹许多年没见了,那两个字还不知道能不能喊出口。
擦了擦汗,她靠着门,敲了两下。
“叩叩。”
屋里三人齐齐回头。
外头艳阳高照,八月底的暑意未消。
少女靠着门框,肤白雪嫩,鹅黄色.网球裙衬的***修长。黑长的头发盘成了揪,脖颈被阳光照得白皙发光。
她扯了扯嘴角,笑问:“方便进么?”
黄月明立马站起来笑脸相迎:“原来是小禾回来了,快进来,这么一大早去哪里了,这里有葡萄,吃两颗吧。”
程夏禾没看她,她盯着自己的爹。
五年,六年,还是多少年,她没和父亲见过面了。
程越强望着她看的怔住。
程夏禾也笑着看他,只是任谁都看的出来,她嘴角露出的是讥讽。
“小禾。”程木然甜甜一笑,扭头对程越强说:“爸爸,是小禾回来了呢。”
程越强这才回过神。哦了一声。
他对程夏禾点点头:“你好。”
程夏禾差点没忍住笑出声。
天底下还有第二个爹会对自己女儿说“你好”的吗?
她没回应,眼前一道身影聘聘袅袅的走了过来,抓着她的手故作亲昵:“小禾,爸爸说下午带我去逛街买包,你去不去?新出了好几款包,都很漂亮,有一款绝对适合你,爸爸既然带我买,就肯定不会介意带你多买一个的。”程木然回头笑着,“是不是啊,爸爸。”
程越强仍旧有些没回过神来,他点点头。
“恩。”
黄月明在一旁没有发声,她只是暗自注视着自家丈夫的神情。
程夏禾与她母亲有七分像,虽然这么多年没见面,但如果程越强对她格外关照,木然怎么办?
程夏禾从程木然的手里抽出手,在衣服上蹭了蹭。用只有程木然能听得话调笑说:“姐姐,你不怕去逛街再被抢劫啊,要是再遇到什么抢劫犯,可没***家女儿出来救你了。”
程木然眼睫颤了颤:“妹妹真会开玩笑,哪里有什么抢劫,司机会开车带我们去的。”
“哦,是这样么。”程夏禾故意拖长尾音,“那祝你购物愉快。”
她并不想和这屋里的任何一个人多费唇舌,视线甚至没有在程越强脸上多停留一秒。这个爹,她从小就知道,她母亲刚怀上她,就有一个女人抱着小孩进了家门。
那个***也不闹,也不哭。用她温柔蛊的功夫和一滴滴眼泪将程越强绕成了化骨柔。
毕竟多了个亲生女儿,程越强再爱她母亲袁萧折也还是不忍心黄月明这对母女受苦。
袁萧折生的漂亮,性格更是强硬。从小被父亲裹在手心里长大,一如既往的心高气傲。事发时她还怀着程夏禾,第二日就摔了结婚证出来,讲了两个字:“离婚。”
袁家与程家世代交好,可惜袁老爷子去世的早,程家老爷子疼这个丫头,对自己儿子恨铁不成钢,逼着程越强签了离婚协议。
其实当时谁都知道程越强爱袁萧折,但没办法,男人么,花天酒地是常性。可惜他惹到的是袁萧折,没有商量余地。
程夏禾不光遗传了她妈如花似玉的那张脸,更是将她妈的性格遗传了个十成十。
常常语出惊人,性子直来直往,有什么话就说,从来不怕得罪人。
哦,有点不一样。
至少她妈只动口不动手,程夏禾就不一样了,毕竟是跆拳道冠军,她是动手不动口。
程越强到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他看着自己女儿渐渐走远了,忽然开口出声:“小禾。”
程夏禾被这声小禾喊的一顿。
她转过身指着自己:“叫我?”
程越强并不算严肃的面容浮现一丝慌张。他面对七分相像曾经爱人的女儿有些不知所措。
这一点,全然落在了黄月明的眼里。
她的手心此时已经全都是指甲印。
“你母亲……”程越强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,“她还好吗?”
程夏禾站在楼梯口,望着爹,展颜一笑。
“好,特别好。老公是个老外,长的特别帅,特别有钱,对她特别好,特别温柔。不过这些都不重要。”她的视线划过室内的另外两个女人,“重要的是我后爸不会养***,更不会让***把孩子都生了还养在家里耀武扬威鸠占鹊巢。”
她望着黄月明,微笑:“爸,你说是吧。”
这声爸,喊的黄月明与程木然齐齐变了脸色。
程越强一怔。
“你……喊我什么?”
程夏禾却不喊了。
她微笑,视线流连在黄月明与程木然脸上,微微一挑眉,云淡风轻的转身,上楼,动作行云流水,只不过脸上的笑意一时间荡然无存,她甚至翻了个白眼。
抖掉一身鸡皮疙瘩,她想:
“喊这声爸还不如让我对那个黑老大喊哥。”

小编倾心推荐

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竹马嗅蔷薇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,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,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,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,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!

相关小说

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,全本随心看
立即下载广告